【原创】《再有》一。0.

  故事结束了。
  
  
  
  
  结局很美满,应当在一起的人终于牵起了手,哪怕没有一个人理解他们也可以勇敢的一直走下去,更何况于他们来说的朋友、亲人甚至是大部分并不是熟识的陌生人都在祝福他们时。这份勇气便像是最亮的一颗星星,永远的在属于他们的夜空中闪烁,叫什么来着,不是很长但很有力,并且将贯穿他们余下的半生……对了,是——
  
我爱你,这三个字。
  
  嘴角的笑像是含着蜜饯一般甜,眼眶微微润湿,只要稍用力眨一眨眼睛,那热的泪便会不由分说的淌下来教人难堪。于是便极力的忍着,幸福在这一刻层层叠叠的堆积起来,然后轻柔的将他裹住,就像是一层糖衣。
  
  现在不应该哭的,虽然他很想哭,但他想忍住。很奇怪,很奇怪,但就是想忍住。大概是回想这么几年了,该痛的也痛了,该伤心的也伤心了,不应该在这么美好的时刻哭丧着脸。他要将最好的自己,停在这里,然后“咔嗒”一声用名为心的底片记录下来。
  
  他叫杜小素,他爱的并且也爱他的人叫江或年,在那一直起哄的女孩子叫叶关关,站在她身旁笑着男生的叫罗和。
  
  真好,他们四个人,在兜兜转转的这些年中还能聚在一起。这让他很感动。
  
  好像是很矫情,但今天不一样,置身金碧辉煌的大厅中,就像是做梦一般。但周围的碰杯声,压低了的交谈声,还有时不时看向他的目光,里面包含着祝福和感叹。一切都提醒着他,这一切绝对不是梦,它们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这是他的婚礼。
  
  所以他要笑着,笑着怀抱这份幸福。这实在是太来之不易了,要好好珍惜啊,他想着。
  
  
  
  “那么,好好的喝下这一杯酒吧。”
  
  “哦,交杯酒啊,那就交杯酒吧。不对,是请一同与我喝下吧。”
  
  
  
  透明玻璃杯溢满了带着好看颜色的酒液,透过光看着它在手上投下的一片光晕,纹路是杯子的模样,很好看。
  
  两个弯曲的手臂,一同勾起了一个弧,一个圆。嘿,好像还不赖,杜小素想到。
  
  扬起头将杯中的液体吞咽进胃里,在滑过食道时,冰凉的感觉顺着一同下去,晃了晃杯子,里面的冰块撞得叮当作响。
  
  周围一片掌声,再看看身前的人,瞳仁闪着与自己一样的光亮。他确信,对方也同样看见了自己在眼中的倒影,所谓眼是心灵之窗,从这映射出的都是最真实的。
  
  那么,此时此刻,从他眼中,江或年将会看见杜小素最好的盖世英雄——他自己。
  
  这还不够?
  
  不够,一点也不够,他要保证在之后的之后,这双眼睛也依旧会印出他的身形。然后如果可以再加个时限的话,希望可以是永远。
  
  鼓掌声还没有结束?别管了,让他们再热烈点拍好了,今天要热闹些快乐些。
  
  
  
  两个人接吻了。
  
  
  
  啊,真的是,如排山倒海一般的掌声涌向他们,真佩服他们还能站的住脚。还有很多笑声,完全没有恶意,就只是单纯祝福他们感到开心的,大家都很开心。
  
  
  然后啊,杜小素这家伙还是忍不住滴下了眼泪,不多,就那么一滴。而且同样的,只是有着幸福,其他什么的都没有掺杂。搞不好这滴泪会是甜的?杜小素忍不住想。
  
  反正他是没机会尝了,也不想尝,如果还是咸涩咸涩的话,多扫兴。他就是这个样子,只喜欢好的美的甜的,所有苦的坏的恶的,都请不客气的给他滚开吧!你不走?没关系,我帮你啊。
  
  嗨呀,他这个人啊可实诚了。所以大家没有像以往的去闹他,而是将目标锁定了江或年。感谢他平日的好脾气与热心了,和江或年一比较,仇恨就稳稳的全都到了江或年身上了。可喜可贺。
  
  叶关关是首先出手的,“唰”的一下就窜到他身旁满满的挠了他一把痒痒,然后连忙跑到了罗和背后在那里止不住的哈哈大笑。江或年被她这么一弄,好好的绵意缠缠的气氛就不见了,还搞得一口气没喘上来,要不是顾着杜小素还在怀中指不定要直接反击。
  
  罗和能怎么办,罗和也很无奈啊。揉了揉叶关关的头发,然后就如母鸡护小鸡一样护住了叶关关,和江或年大眼瞪小眼的,大有一副你敢进一步……那我其实也毫无办法的无奈表情。
  
  苍天大地,啊不,是苍天有眼啊,他只是过来喝喜酒的!一点也不想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杜小素忍不住还是笑出声了,清了清喉咙,郑重的对在此的各位宣布道:
  
  “仅限今天一天啊,江或年随便给你们折腾,不要留情哈,往死里整。”
  
  连绵起伏都是“”什么小素哥威武”“嫂子霸气侧漏”“唉嘿嘿,今天老江指定完蛋”之类的话。整个大厅散发出完全不符这金碧辉煌装饰的活力与朝气,每个人都变成了有着无限光和热的小太阳,其中,最闪耀的当然就是那两人了。
  
  有扔蛋糕的,也有像叶关关一样挠他痒痒的,当然,也少不了直接灌酒的。一开始只是集火着江或年,到了之后也开始摊到了杜小素身上,但和江或年相比还算少点。到了最后,大家开始了无差别攻击,甚至是自己人都打。
  
  蛋糕满世界乱飞,有好几个不小心因为奶油或者是酒滑倒的人,哎呦的叫喊声连连。知道说,哦,这里在举行婚礼,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在开什么莫名其妙的派对。
  
  对了,这是场婚礼!奇怪,不应该有婚礼宣誓之类的吗?神父到哪去啦?
  
  
  “咦咦咦,喝趴下了?”
  
  “给我叫起来啊!”
  
  “啥?叫不醒?”
  
  “行吧,那我来。”
  
  “你们这都什么表情啊,没见过女牧师?”
  
  
  那个,叶姐啊,这个真没见过……罗和大哥快过来收了这个母夜叉啊!
  
  
  但谁都没想到,叶关关捧着一本圣经在那里一板一眼的,微微垂着眼皮,头发往耳后一撩。这真的是刚才在那里带头起哄的人?气质完全不一样。
  
  她清了清嗓子,声音柔和而又极富有穿透力,她说道:
  
  “ 主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二人。照主旨意,二人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 从此共喜走天路,互爱,互助,互教,互信;天父赐福盈门;使夫妇均沾洪恩;圣灵感化;敬爱救主;一生一世主前颂扬。 ”
  
  杜小素站在叶关关的右手旁,而江或年在左侧。他们身上的衣服、发型早就乱的不成样子,可每个人都是醉醺醺的,都不在意这一点。没有谁愿意说话,打破这个神圣的氛围,一片美好。
  
  叶关关的声音在大厅中回响,引发了众人的共鸣,她接着说:
  
  “杜小素, 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与你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
  
  “我愿意”
  
  “江或年, 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与你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
  
  “我愿意。”
  
  这三个字,同“我爱你”一样,都承载着他们的余生的一切,并将其贯穿。说个通俗点的比喻,像是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到了心底,你说,这难道还不重要?两个人的语调都很平缓,平缓到连他们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而又理所应当。已经拼了这么多年了,两人大风大浪早就经历过了,在这种时刻,还是温馨点、平和点好了。
  
  不知什么时候,罗和已经站到了叶关关的身旁,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即使知道这么做不好,但她还是忍不住偏过头看了他一眼,罗和如鼓励一般的朝前昂了昂下巴,像是在说,不怕有我在呢。
  
  她环视着四周,目光如炬,柔和的女声唇齿清晰的吐露出口:
  
  “ 你们是否都愿意为他们的结婚誓言做证? ”
  
  回答她的,是整齐划一的两个字——
  
  “愿意。”
  
  
  掌声又一次响了起来,手都拍红了,江或年和杜小素互换了戒指,是铂金打制,杜小素最喜欢的那种。其实还差一句,叶关关想,但她却也不想再说了,什么祝愿成婚之类的话。没必要了,反正都已经在一起了。他们抓住了时间,他们赢了。
  
  “不——,是我们赢了。”
  
  
  
  
  这就是故事的结束?
  
  是啊,但我们要说的还有很多,比如,从他们的相遇开始。
  
  四个人的故事。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