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沉默的烟圈缓缓漂浮升空,橘黄色的火星抖落,于是光便更加耀眼了。

他抬手又深吸了一口,明明暗暗的,现出了他的脸,但依旧是很模糊,如蒙了一层滑腻的粉末一般。

光只在他脸前停留了一刹,便又随着手落了下去,这多余的动作反反复复了几次,明明手只要悬在那里就好了,却是抬起放下、抬起放下的重复。

不多时,一根烟就被他折磨殆尽了。

“唉。”

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烟屁股,还有着一点点的红色,应该碾一脚的,可他没有。

目光继续留在火点上面,他懒得再去注意除此以外的黑暗,那太冷了。一点也不如在肺部升腾最终又上升的烟,不知道是它点燃了体温,还是体温点燃了它,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很温暖。

烟熄灭了。

而他的视线里面留存着一个小小的光点,摇了摇头,闭着眼睛又点上了一根烟。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