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居》三 cp:邪客邪

前文请戳头像谢谢~

啊,我有没有说过我想写出《居》系列的想法?

关于邪客邪cp的暂时就是《村居》和《暗居》这两篇了,打算之后再开一篇《借居》cp大概是黑苏,也有可能是别的,总得来说……就是一个遥遥无期的巨坑。

、、、

16.
在吴邪中气十足的这么一吼之后,那两人不出意外的闭上了嘴,但总共时长只持续了十几秒,就又听见张海客的推脱声了。紧接着胖子也说其实张海客不介意的话,就和胖子挤挤好了,然后张海客连客套的推脱都省下了直接摇头。

跟胖子一起睡?不是被压死就是被呼噜声给吵死,完全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不对,大晚上的打呼声本来就是噩梦!想象一下当你在快要入睡时,突然旁边一个庞大的身躯向你压来,一巴掌呼到你脸上就被拍了个清醒。

还不如睡沙发打地铺浑浑噩噩过一夜。

吴邪整个身体往椅背上一靠,不留拒绝的余地又开口到“赶紧都给我去睡了,大晚上的都消停点,胖子你都快五十的人了,信不信熬夜能熬死你。张海客你活多少岁我不管,但你不知道熬夜杀.精嘛?”

张海客明显被噎了一下,张口本想要反骂回去,但停顿了一下又开始道歉说“是我唐突了,也打扰到你们休息了,就按胖老板的意见我打个地铺吧。”吴邪刚压下去恼火又突突的往上跑,颇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他都这么激张海客了没想到得到的回答还是——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都是我的错,真的是很不好意思这种语调。

胖子看到了吴邪的神色的变化,识相的就打了个哈哈上楼了,边走边念叨着“哎呀,真假两货的斗争,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请看今晚……”

“胖爷说书。”吴邪凉凉的打断了,并得到了胖子的一个回眸一笑,吴邪摆了摆手让他赶紧上楼睡觉去,张起灵早就在胖子和张海客说话时上去了,神不知鬼不觉的。

17.
待到胖子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楼梯的尽头,张海客本还是带着歉疚神情的脸庞立刻恢复了平静,抽出了在吴邪对面的凳子坐下。

“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现在可以了。”

张海客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像之前,让吴邪有一种看到了他曾经在墨脱时、执行他沙海计划时的游刃有余,那是独属于他的气势。这让吴邪莫名的感到一份欣慰和放松,假如这一切温顺的表面都是他演的话,那他无疑是最好的演员。同样也是吴邪算是最能放心而下的一个结果。

又点了一支烟,在那默默地抽着一口又一口的吐着烟圈,他不着急说话,所谓感情都是要酝酿一下的,一支烟的长短又不算过分。那张海客也不恼,就看着那火点一暗一亮,不禁看入了迷竟是愣了神。吴邪的脸他看不清也不想看清,只将目光聚焦在缓缓变短的烟身上,他也随着那火光的规律而呼吸,本没有困意的他竟是越来越觉得自己意识的模糊。

但又在他完全陷进去的一刹,那火光灭掉了,灭的很彻底只剩下了天花板上发黄的灯泡温和的光,他捏了捏眉头很自然的又说了一声抱歉,而他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这两个字。

“你在怕什么?”

吴邪眯着眼睛,里面隐含着在那一支烟的时间内所有的复杂的内心,他忽然又明白了些张海客,又好像还发现了什么他不懂的东西。但这些东西都需要确认,来自张海客自己本身的确认,只要知道了,那么大部分都会解决的,吴邪这么想到。当他看见张海客那一副涌现而出却又立刻隐藏的错愕时,吴邪忍不住笑出声来。

18.
张海客没有会想到会被这么问,虽然在吴邪支开胖子的时候他就有了一份——等下吴邪要问我问题啊,还是要和我说什么啊的自觉了。可当他在快要进入浅睡眠的时候,竟然冷不丁的听见吴邪这么问到,他真的是有些不解……又或是一种被拆穿的尴尬?还是因为自己内心深处,正在慢慢麻木的时候突然被人解剖开的战寒?

他张了张嘴吴邪知道他想反驳,可张海客却又是抿紧双唇,在下一刻又是用一种无所谓的表情说到“不愧是吴老板,对,就是这样,满意了?”

在张海客抿住嘴想要反驳的时候,却听见吴邪的笑,那是嘲笑对吧?他也就这样子了,自己也就这样子了,够了已经……反正自己啊,只是这样子就满足了不是吗?不论在什么样的地方,想要长久的待在那里的话不外乎就是两个准则,一个是足够乖巧一个是有足够力量。他啊,现在只是想待在这里,待在这个村子里陪着那个人,所以……

他选择了这么回答,用着他自己都无比嫌恶的语气开口,就好像吴邪能容忍一样。在内心的深处也有在叫嚣着的声音这么告诉他:吴邪并不喜欢他这样,自己只是一厢情愿自取其辱罢了,自己只是在做傻瓜事罢了。但他努力压制住了,压制住了本应该更好的回答和过后更加惬意的发展,他只是想待在吴邪身边,只要这样就够了,人不能太贪心。不要忘了,他只是人啊。

只可惜,他的不贪心也斩断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19.
吴邪站起身来,他现在想打一顿张海客的心都有了,而实际上他也的确这么做了。缓缓的绕过桌子走到张海客侧边,张海客的肩膀微微抖动了一下,吴邪没有注意到,他对张海客的失望与那从来时到现在压抑的恼怒,让他没有顾虑到此时张海客。

吴邪拽着张海客的衣领往上提,迫使他从坐位上站起来,让他直视他。椅子在向后倒时发出了“刺啦——”的噪音,他另一只手猛的用力打向了张海客的腹部,刚好在噪音结束时,张海客因疼痛而发出的低吟也被他硬生生卡住了。

吴邪在打完那一拳后倏然停下了,他松开了张海客的衣领,像是放弃了般叹息了一声。之前眼中那些复杂的内容全都散掉了,他想起了一个曾经听过得话:“如果一个人想自杀,那是任何人都阻止不了的,因为他有那样子的决心。”

这句话也可以套在张海客身上用用,但是要稍微改一改,大概就是把[自杀]这个内容改为[把自己锁住]这样。这是张海客的心结,虽然吴邪不是很细节性的了解他的心结到底是什么,但他明白了,这是要靠张海客自己才能解决的。

毕竟,揠苗助长。

20.
“我知道了,去抱条被子吧,老子没工夫帮你打地铺。还有冷了可不关我事了,自生自灭吧你。”

他最后还是这么说到,也毫不意外的接受了张海客感激的目光,果然还是不能逼得太紧啊,反正时间还长,足够吴邪他温水煮青蛙。当人的脚步停下来的时候,时间的脚步就会被无限延长,长到……可以让一个活了百余年之久的张家人,好好的犯一个错。

当张海客裹在被窝中,虽然腹部的疼痛他无法忽视,但在吴邪也上楼睡觉后,他也慢慢的、静静的陷入梦乡之中。他意外睡得很沉,不过只要有人凑近一些就会发现他的睫毛轻颤,口中也好像在呜咽着什么。

在梦中,他看到了……

TBC.

评论 ( 3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