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居》二 cp:邪客邪

http://pilly-capey.lofter.com/post/1ddf6e10_e12befa

咳咳,↑上面那个是前文,取名字了,不知道戳不戳的开。点我头像也能看见前文的,所以没什么大关系吧O(∩_∩)O哈哈~

时间是在雨村,和三叔现在写的《盲冢》的时间线和发展可(jue)能(dui)会不一样,多见谅了。

、、、

11.
雨村和香港的距离相差了多远?张海客不知道。

但雨村和香港的温度相差多大他算是见识到了,再加上这里特殊的地理气候,天气好些就是温柔的南方,天气再坏些就是所有风湿骨病患者的噩梦。不夸张,真的一点也不夸张,或许是因为常年连续不断的降雨,到了晚上湿气积攒着,阴冷的可怕。

“一般人家不应该都有炕嘛?”张海客裹着匹毯子,把自己整个围了起来,但就算是这样也还是能感受到自下而上的冷。他哆哆嗦嗦的出着牌,忍不住抱怨了一声。

坐在他对面的吴邪抖了抖烟灰,眯着眼睛算牌,听到他这么一问咧嘴笑了起来“你是冻傻了吧,这可是南方啊哥”停顿了一下“三带一对,要不要。”

“过。”

“过。”

胖子和张海客无比和谐的同时开口,这好牌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往吴邪那钻,让吴邪想不赢都难,也幸好没赌钱赌啥的,要不然他俩能直接掐死他。对,活生生的掐死。

12.
如果想问“哎呀,胖爷一开始不是说要搓麻将的吗?为什么变成了打扑克斗地主了啊?”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他们一开始是想搓麻将的,但无奈隔壁那婆娘硬说他们大晚上扰民,然后就被太监了。当然,其中张起灵的蜜汁沉默和蜜汁不配合,也是主要原因之一,斗地主只需要三个人,刚好了。

在面对那婆娘的控诉时,胖子和她吵的天花板都要掀了,但无奈女人疯起来太恐怖了,拿着个锅铲就要往胖子那膘肥体壮的肚子上砍,要不是张海客和吴邪一个死命拉住那女的,一个劝着胖子的。那后果啊,不堪设想!

要不是看着张海客和张起灵这两个长相青青的样子,估计不仅是天花板,天都要给她掀咯。

嗨,他们真就不信了,麻将搓不起来了,那打打扑克也吵不到隔壁了吧?总不能说他们是群众赌博再阻止啊。也幸好隔壁没有这么丧心病狂到那种程度,听到麻将动静没有后也没有说其他什么的了。

然后突然他们领悟到了,脸帅年轻还是有用的!

13.
扑克一直打到了一点多快两点,其实也不算很困,以前下地的时候睡两个小时就够撑很长时间了,但熬不住退休生活后慢慢回归的正常作息。大家收拾收拾,将桌子椅子摆好,东西捡拾干净。就在一切搞定,都打算洗漱睡觉的时候,就听张海客有些迟疑的问到:

“麻烦,我在哪里过夜。”

……

很好,张海客继张起灵之后也获得了[最佳冷场王]的成就了,时间就像是被定格一样,其他三个人都一动不动的楞在那里。

他们都忘了这茬。

谁让张海客一个人两袖清风两手空空的就过来了,不对,他背上背了个包,也不算什么都没带。但,从他一进来的时候,也没说过他要住这啊。虽然也没有说过不在这里住,而且也不像是再连夜赶飞机回香港的样子,可是因为除了进门的小插曲以外,其乐融融的就像本来就一起住的样子。

其实房子是蛮大,房间也蛮多的,可是大多数房间都租出去了,剩下的也没几间要么是厨房要么是杂物室,还以有的就是三人的卧房了。

14.
在了解了情况后,张海客又露出了那种吴邪很看不惯的笑容,多了几分拘谨几分疏远。他用着抱歉的语气道,如果不嫌弃他的话,能不能让他接个沙发睡一下。

开玩笑,这可是木质沙发啊,平常坐上去时铺着软垫子,但给人睡觉的话肯定是会撤掉的啊。先不说那沙发的大小够不够挤得下张海客这个大男人了,躺在上面不硌死他就是会冷死他,在要不然就是早上起床腰酸背痛啊。

胖子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让客人睡沙发?这咋行啊,那么窄个地一翻身不掉地下去了吗。怎么说打个地铺也比那宽敞啊。”

吴邪看着此时的张海客,不知名的感到有些恼火。该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还要将自己的思想固执的锁在过去?不是不理解从惊心动魄的快感中,突然转变到世态安然的不适应,但就是有一种莫名的恼火,就是对现在总是先低头认错的张海客不满。

张海客的活气,在张海杏背叛的时候就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撑过他完成吴邪计划的,是那些他认为非常重要的责任。他把张海杏的事情归咎于自己身上,也对吴邪被割喉扔下悬崖的事情……

以前吴邪只觉得是张海客活该遭这些,但年过一年,他在走向成熟的时候也更加确定了张海客的可悲。

对于张家来说,他只不过是一颗弃子罢了。

15.
吴邪这么想着想着,心中的恼火好像也消了下来,将注意力转回去,只听胖子和张海客还在兜兜转转的一句套一句的。这么一折腾已经到了两点了,他仔细打量着张海客,又不得不感慨了。

还是卸下面具的他看着顺眼。因为是他自己本来的面貌?

大抵是因为血脉的缘故,张海客看起来年龄就和张起灵差不多少,面相略阴柔。仔细看的话,脸颜色和脖子的颜色有着点区别。脸型和吴邪很像,或者说是一模一样都不为过,都靠着早年进行的手术才会如此相似……

“好了,都给我打住。张海客,你墨迹个什么啊你,今晚和我睡!”

被两人喋喋不休的吵的要发昏的吴老板表示,你们两个不睡劳资要睡啊,有本事你们全程眼神交流,不多BB一个字我就不管你们了。

他突然有些理解隔壁的心情了。

TBC.

、(凌)晨更的原因不是因为起的早,而是因为作息颠倒了太累了。想骂自己智障,明知道下午要上课却还是不睡觉,自己就是活该作←_←

啊,以及私心想把黑瞎子和苏万加进来,对没错就是黑苏,如果不介意的话麻烦在下面评论回复一个1,介意的话就回复0。

评论 ( 10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