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枷锁》亲情向:红尘兄妹(短篇)

上。

呱唧、很对不起点梗的孩子这么久才写了这些。
全篇分成上、中、下三部分。这是上。
童年,青年,成年三部分。
ooc预警。






“妹妹,你要记住,我们的身上都有一副枷锁。”

那时红尘二兄妹还小,但哥哥笑红尘却极突兀的在不被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悄声附在了妹妹的耳边告诉了他的发现。那一刻的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重,他觉得有必要告诉他的妹妹,但又怕会他的妹妹过于担忧而去探究事因索细。他想让妹妹无忧无虑的,但那只是想罢了。他们做不出任何的举动,在他知道了这个发现同时他也明白了他们一生都做不出改变。

为什么做不出改变?因为他们是镜红尘之孙,武魂是三足金蟾和朱晴冰蟾,背上负着的是来自爷爷、来自家族、甚至是来自日月帝国的期望。当这些期望付诸于实践时,就变成了沉重的负担,所谓的应尽的责任。

“妹妹,很荒谬吧?”

“很荒谬。”

明明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为什么会说成是枷锁啊?

妹妹抱着这样的疑问。她果然还是不理解

但妹妹是懂事的,她只会自己去寻找答案,而不是去问那个透露出一些马脚却又突然闭口不言的哥哥。她明白的,却又不明白,所以,她装作没听见笑红尘的话,又或者说是选择性沉默。然后……然后当作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将自己深深的掩埋在这副枷锁之中……

这是作为妹妹的梦红尘,当时所能想到的,能够在某种意味上阻止哥哥挣开枷锁、与爷爷……撕破脸皮的,可以说是做好的一个方法。她需要时间来寻找和认清哥哥所谓的枷锁,也不想让自己的哥哥做出违背家族的傻事,她一点也不希望看到他出事。

毕竟啊,梦红尘是自己最亲爱的哥哥!


在那日的夜晚,红尘府邸上下都发现,一向喜欢闹腾的二兄妹突然都沉默了,即使第二日俩人立刻恢复往常,也还是有人发觉了不对。那一晚,他们作为小孩子的那一股古灵精怪的味道完全丧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份与他们年龄极不符合的沉默。又或者说是,他们在那一刻有了心事,并都很默契的在第二天同时掩盖住。毕竟所想的东西,被外人知道了,麻烦也就大了。

都是互相爱着的,不希望对方受伤的想法,这是作为兄妹来说算是不多的共识。谁都不会点破的。

他们可是未来要引导整个帝国时代的发展,天骄之子一般的存在,所以他们必须要有争强好胜的性格。然后凭着自身的实力以及魂导器,赢得最后的胜利为帝国争光。这便是他们人生全部的价值意义,他们只是日月帝国那位野心勃勃的皇子的两个工具。只是工具罢了。

在那童年时的枷锁还不算太沉重,他们可以在那为数不多的缝隙中探寻到那几分自由,对此,妹妹梦红尘已经是很满足了。但笑红尘却一次又一次的试图逃过那些枯燥的修炼和关于魂导器的种种,不否认有成功过,但失败的次数占的更多。并且每次被发现抓回来时,免不了一顿责罚、一顿毒打然后连顿饭也吃不上,跪坐在陈摆着先祖灵牌的祠堂中一整夜。笑红尘不屈服,在妹妹来悄悄来探看他给他送些吃食的时候,他总会是笑着的,笑的很是温和也有些……牵强。他不想让他最疼爱妹妹担心,即使有时候他们的关系已经到了弓张弩拔的程度,这也并不妨碍他疼爱梦红尘。

这是他最最信任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将他的发现告诉梦红尘,但他在偷跑出去时也不会带上她,因为他知道如果被抓到了两人都会受罚。他不忍心让妹妹受到这样的痛苦,所以他总是一个人的去。偷跑的目的也是如此,他想找到一个地方,一个不大不小可以和妹妹一起住的地方,一个不需要负担那么大责任的地方,一个可以和妹妹幸福的地方。

这个想法或者说是愿望很纯洁、很天真,纯洁天真到多年以后的笑红尘回忆起童年的执着时,都会毫不客气露出一副痴人说梦的表情来嘲笑童年时的自己。

长大了也就看透了,长大了也就接受了,长大了也就屈服了;长大了也就明白了只有实力才能决定一切,才能守护他最最疼爱的妹妹。

而妹妹梦红尘是怎么想的呢?如果可以的话她想毫不犹豫的骂笑红尘一声笨蛋或者是傻子,哥哥心疼妹妹,那妹妹也一定会心疼哥哥的啊!为什么笑红尘不明白,她梦红尘最想要的是他平平安安的、健健康康的啊,她宁愿永远背着那副哥哥所谓的枷锁也不愿意看着笑红尘受伤。在每次哥哥被罚时她总是偷偷的给他送些吃的,当她看见哥哥遍体鳞伤却强颜欢笑的模样时,天知道她是多么想哭,但她总会忍住。

连再忍受痛苦的哥哥都在笑,那她怎么能哭出来呢?哥哥是不希望她担心,那么自己也要尽力不让他担心;哥哥是在为她努力,那么自己也要为哥哥努力。

她在爷爷和老师面前尽力变得乖巧起来,为了能在哥哥受罚帮他求情好让他少受些伤。她在学习和修炼上更加刻苦,希望能在未来不给哥哥添麻烦,甚至可以的话,她也想保护哥哥。但首先要做的,便是超越哥哥。

都说聪明的女孩子明事理,梦红尘摒弃了哥哥的投机取巧和不切实际,她选择的方法是最现实的最有成功的可能性的。

评论 ( 4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