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街|要吃冰糖葫芦吗?cp:刘雨禅x红莲

——那个产了焱莲粮想吃禅莲粮的爸爸敢问怎么称呼(。ì_í。)?

——虽然写的是糖葫芦但我在吃的是糖雪球、(。ì_í。)

、、、

水泄不通。

红莲在心里硬生生的憋出了个成语,但这就是事实8,现在整个街道上的人都因为他身旁的那个人儿沸腾,哦,对了对了。要记得那个人的在世人面前的身份——一位赫赫有名的音乐家,嗯,好像还是中国古典音乐之类的。

反正这和他没关系,比起这些,他更喜欢的是像《Silent Night, Holy Night*》这样子的歌。他的大脑感受到了他的不悦,开始自动地放出这段旋律。

心似乎平静了下来?

不清楚,至少不明显。

慢慢的,必然的东西却出现了。随着旋律的递进,让他不可避免的回想起那个夜晚,灰色的又或是黑色的,那个对于他来说充满着血与泪的,悔恨交加的夜晚。

哦,该死的平安夜,该死的圣诞夜,该死的……上帝。

他感到有些累了,毫无征兆的,也许,就在他思绪飘走想到这些的时候?当然,也有极大的可能是因为缺氧,涌动的人群不断的朝这里挤过来,疯狂的压榨着这里的氧气。然后将他选择性的漠视,他们的重点是他身边的人,自始至终都是。

红莲意识到,这是一种盲目的、毫无意义的崇拜。人群中或许有很多和他一样的人,不理解或者说是不怎么欣赏所谓的中国古典音乐的人,但他们知道这是一位音乐家——有名的音乐家。

这就够了不是吗?

    红莲扯了扯刘雨禅的袖口,再指了一下不远处的一张空着的长椅,然后干脆、利落的,毫不犹豫的径直走过去。他知道刘雨禅能明白他的意思,不需要话语,有的只是一个动作。他总是会懂的,就像懂得红莲同他一样不喜欢人群,只是他被迫选择与他们周旋,而红莲选择与他们错身而过。

同样的,也是所谓的自始至终。

    刘雨禅微笑着应对着这些人们,红莲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然后同样一个人的坐在那张长椅上等他。这是红莲的作风,极其符合他的风格,同样的显而易见。

    是时候了,他该结束这个混乱的局面了,除非他想引起一位神父恼怒。他好像说了一些漂亮的俏皮话?谁知道呢,他的心思全在那在不远处坐着的神父身上,全部的心思。他匆匆的对那些沸腾着的人们道谢,帮他们降温,恢复街道的正常。然后就像红莲一般,干脆利落的与他们擦身而过。

    红莲漫不经心的坐在长椅上,脑中的旋律不间断的递进然后循环。是该到尾声了,是该结束了。 他看见刘雨禅将这些混乱的人重新回归理智,然后将自己与他们分离剥析而出,至少没让自己等太久不是吗?至少在可原谅的边界线以内。刘雨禅又像是寻找什么似的四处张望,终于,或者说是很快的,他朝红莲走去。

    “要吃冰糖葫芦吗?”刘雨禅轻轻的拍了一下红莲的肩,与他并排坐下,另一只手像是变戏法般的将刚才买的糖葫芦晃到红莲眼前。

    “嗯。”那段旋绕于心纠缠不断的旋律,在仅有红莲明了的一刹,随着刘雨禅的到来而真正停住………然后就像当年一样安静平和的……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是一首广为流传的圣诞颂歌。这首歌是奥地利的一个小地方的小乡村教会的神父Joseph Mohr在1816年写的歌词,曲作者Franz Gruber是当地的一位默默无闻的音乐老师。

评论 ( 4 )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