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街|《所谓笑靥如花》红莲个人向

——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占tag系列(。ì_í。)

——没错、我就是闲的慌hhhhh(。ì_í。)

——相信我这并不虐(。ì_í。)

——相信我这并不是空话↑(。ì_í。)

、 、 、 、 、

《所谓笑靥如花》

  认识红莲的人对他印象中是没有笑容,换个说法也就是一直冷着脸的,大概就是所谓的不完全面瘫形象吧。但当你在他心情不错的时候看着他,莫名的就可以想象出他笑的时候的样子,而且意外的很温暖。

   就算是作为地狱神父这样的反差吧。 相信我,反差并没有大到吓人的程度……………所谓的温暖啊……………………

  但是有一点必须要说,曾经的红莲是会笑的,当然,现在能证明这一点只有一个牧师了。那个牧师被称作「不良牧师」,是在红莲小时候就和红莲认识的人,要说辈分的话,那这位不良牧师应该是地狱神父的老师了。值得一说的是,这位牧师叫做亚瑟,是从某种程度来说名字很大众化的一个人。

  对于红莲来说,活在这个世道上,能认识且不是敌对关系的人,少之又少。而这少之又少中,每个人都在这乱世中颠流,大家都将时间绞紧,大家都在忙碌,为着自己亦或是自己的重要之人忙碌。每个人都很累,所以没有人会在意对自己毫无意义的细索之事。

  红莲的笑容,属于的,应该就是那种所谓的“对自己毫无意义的细索之事”啊。而从这儿可以看出,红莲在他们心中的评判。这于红莲来说是一种可悲,但同样也是一种变相的幸福———这是对红莲的放心、一种信任。这或许又是一种不幸,但大概,就是因为这种信任,他才能坚持下去的吧。

  也就是…………“大概”……了吗?

  果然,还是可悲的部分多了点啊………所谓的「信任」之感,只是一块与「可悲」并不平等的糖块,根本止不住那份苦涩的。用成语来形容吧,「画饼充饥」、「望梅止渴」之类的词都很符合。这两个词都有一个不算是特点的特点,它们靠的都是意志强撑着,但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看看故事的结局,还是照样饿着、渴着,所谓的「精神诚可贵」,却逃开了问题的本质。

  红莲的本质是从外表上掩饰着的,在他的内在深处,只是一个渴望赎罪、得到上帝原谅的那个十一岁的孩子。

  只可惜,在那个时候,那个他最需要上帝的时候,他信奉的神明并没有出现。反而是恶魔出现了,不,是他出现在了恶魔面前。是恶魔给予了他想要的力量,可以向伤害自己重要之人复仇的、可以保护自己重要之人不受伤害的「力量」。

  在那个时候…………能给他力量的………才是上帝啊…………毕竟,付出的只是和力量相比微不足道的「笑容」。

  这应该是世界上最值的「交易」了吧,连重要之人都失去了,那么该将笑容绽放在谁面前呢?对于这次「交易」红莲绝不后悔,但年年的平安夜之时,在看到有着精美装饰的「Christmas Tree」,总会不可避免的想起穆入雷恩修道院的生活。在这种氛围下他感受到的,应该是名为「惆怅」的感受吧,然后是无尽的…………愧疚!

  但是…………人这种生物……………有的时候会将自己关在那扇门中,但只要有能力去打开另一扇窗,那么他已经在某种角度上升华了。就像是将「仇恨」升华成「保护」一样。

  现在的红莲已经长大了,此时的他非彼那时的他,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是“一个披着神父装的「恶魔」”。

阿撒兹勒………………不是恶魔啊…………………

具体来说是一位堕天使。

  在那个所谓的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曾经在天庭上有着一席之位啊!只是因为不肯为不该服务的人类服务而已……………就这样被逐出天庭啊……………………有一种心情在人世叫做—————

  不甘………

  红莲能得到他的力量,说不定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心中的不甘得到了阿撒兹勒的共鸣,对那个无所谓姓名之人的不甘。

这才对啊。

  “我那自以为是的主啊,就算你将我永远幽禁又如何?就算你想要将我投进那火湖又如何?我依旧会骄傲的展开我那代表着力量的十二枚羽翼,然后挣开你强加于我身上的枷锁、从这个令人作呕的牢笼中逃脱。”

                                                           ——阿撒兹勒

  “如果可以的话,请将我毫不留情的推入地狱吧,我希望我的职责所在之意义是将恶人引入这万劫不复之地。让他们在这里学会名为忏悔的作为,而不是安心理得的升入天堂,他们不配!”

                                                          ——红莲·缇娜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