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七八搭写的玩意儿。

#我流少武#
#小白戏丑 望勿喷#

那人步调平稳,从茫茫深雾的另一边靠近,口中似在念着什么,字句隔着雾被模糊了些许,声音倒是如风吹过树叶间那般悦耳,可惜我听不明白,也不想去明白。

他离得越来越近了,可我只能听到他说话的声音,这雾实在是太浓了,我也实在不敢在这情况下起身。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感知到我的存在呢?答案是不得知的,我也无心深究这些无聊的问题。

可虽这么想,手却闲不住掐指算了起来,我本是不喜算卦这事的,近日有些三教九流的家伙冒出来滥竽充数,将门派名声扫地,真是我可恨之至。

其实也不是不喜,只是觉得如果自己也做同那些人一样的事情,自己是不是也和骗子一样的了?

一顿,我撇了一眼手中算出的卦象,口中还是忍不住啧了一声。罢了罢了,这卦以后不算便不算了,不想也无妨。

想转身离开,可又放心不下那人,雾那么大,那人虽是有着勇气在此行路,可……万一呢?

我似乎瞧见了一个浅浅的人影,可是仔细看看又好像没有,但他口中念着的我却好像听的清了。

听着听着我就觉得自己真是太多心了,那么清悦的声音却道着最无情无欲的话,看来我大抵是算错卦了。

"……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

算了都无所谓了,什么留连卦,什么"牵连又返往",什么"迷迷又恍惚",不过是我如江湖骗子般的无聊。

脚已踏出,又硬生生被一声"施主"止住了,不禁抬手捏了捏眉,又轻轻抚平。回过头看见那人站在不远处,雾还是那么浓,将他的坚挺的轮廓柔化,一刹那间,我好像看见了世人口中普度众生的佛。

但只是我的错觉吧,得道成仙、苦修成佛,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又或许啊,只是我想被哪个谁救呢?

"扑哧……"

想到这忍不住轻笑出声,对上那眸子,果然是如我想象的一般,澄澈的如最最通灵的泉水,可惜啊,却映不出世间百态。

"先行一步了。"

……

留连事未当,求事日莫光,凡事只宜缓,去者未回向,失物南方去,急急行便访。紧记防口舌,人口且平祥,丢失难寻找,窃者又转场,出行定不归,久去拖延长。办事不果断,牵连又返往,求借不易成,被求而彷徨,此日患疾病,几天不复康。找人迷雾中,迷迷又恍惚,口舌继续有,拖拉又伸长,女方嫁吉日,求财六分量。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