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居》续 cp:邪客邪

【天真,这称呼蛮适合你的,我说真的。
  
然后,我喜欢你。
  
没有,开玩笑的,忘记吧。】
  
  
  吴邪一手抻着头,一手捏着这张无厘头的纸条,他在思考究竟是谁将它夹在了天花板悬挂着的绳子上面。
  
  没来由的,他觉得这张纸是留给他的。只是因为天真这两个字。
  
  字是打印上去的,也没有署名,摆明不想人知道留下它的是谁,不过打印的那张纸很好,应该是信纸一类的,吴邪不认识。
  
  整张纸的底色是蓝色的,下面有着像是波涛潮水的花纹,淡淡的。很简约的设计,没有像是小女生那样子粉嫩嫩的让人恶寒,这不禁让吴邪对纸条主人产生了好奇。
  
  又是该死的好奇。
  
  
  
  如果不是好奇,他怎么会走近这一间如此奇怪的小店,如果可以称之为店的话。莫名其妙的【不动信使】,莫名其妙的【寻居】,莫名其妙的张氏兄妹。莫名其妙的……纸条。
  
  然后现在,他莫名其妙的接受了张海客的邀请,在这里坐一会儿喝一杯咖啡。
  
  咖啡,说到这个,张海客出去买咖啡还没有回来。一开始吴邪以为的喝咖啡,就是一包咖啡粉冲开水就完事的那种,但张海客执意说有一家咖啡非常好喝,叫吴邪好好待着,就风风火火的跑出去了。
  
  吴邪能怎么办,总不能跑了吧?
  
  但他还是想吐槽,为什么不直接订外卖送过来呢?非一定要走过去买。
  
  吴邪摇摇头,叹了口气,又将注意力转向了这张纸条。反反复复看了许多遍,还是没看出什么鸟,只是有一点值得注意。
  
  就是在他取下这张纸的时候,一直笑着介绍【寻居】的张海客,忽然停住了声音。在经过了几秒的停顿,他又如常的接着之前的话说了下去了。
  
  然后,忽然人来疯的叫吴邪等着他,跑去买咖啡。
  
  开玩笑的吧,这张纸总不可能是张海客留下来的吧,他和张海客可是第一次见面啊。应该只是碰巧啊,或者是张海客对当时留下纸条的人印象深刻,之类的吧。
  
  ……
  
  “真的是这个样子吗?”吴邪反问自己。
  
  
  
  天真这两个字,可不是没来由的,是他过去一个叫做王胖子的好哥们给他取的。用来笑话他天真无邪的,但怎么说,他其实蛮喜欢。因为只有真正的好朋友他才让说,其他不熟的,或是真的是拿来嘲笑他的,吴邪全都给他们打的不敢再叫了。
  
  这已经是好几年事啦,会这么喊他的人,要么住的地方远了八百年不往来一回,要么早就忘记了吧。
 
   
  而这张纸条是写在什么时候呢?
  
  这张纸条是谁写的?
  
  那人,还在吗。
  
  
  这些问题的答案并不是触摸不到的,只要张海客一回来,他就可以问了。
  
  想到这,吴邪又忍不住笑了笑,富有嘲讽意味的,而嘲讽的对象也是他自己。
  
  笑自己怎么越活越回去了,不理智的就像一个气血方刚的中学生一样,还在这么天真的期待着对方一句有可能是谎言的回答。真的是……太下面子了。
  
  也太下脑子了。
  
  
  [不……一定有什么突破点……除了张海客之外的……一定还会有……]
  
  [张海客,好像说了他有一个妹妹来着?]
  
  [不不,现在她不在,应该还有再近一些的……例如说是……]
  
  [二楼?]
  
  
  吴邪抬头看向了那座木质的楼梯,似乎是有好多年了,台阶的颜色被磨的泛白,扶手是亮晶晶的,不知道是打了蜡还是因为日复一日的使用而光滑。
  
  他走到了楼梯旁,犹豫着是上去还是不上去,毕竟是属于人家的私人空间,这样做会很不礼貌。但是他也想自己试试,假如能在不问张海客的情况下了解完毕,那会不会就少了一份尴尬?
  
  他瞟了眼门口,张海客买咖啡已经去算好久了,就怕他突然跑回来抓包。大概,私闯民宅不算犯法吧?
  
  
  一只脚几次试探着要踏上第一阶楼梯楼梯时,楼上突然有声响传出来,吓得吴邪立马坐回了刚才的椅子那,跟曾经教导主任来巡查时速度几乎一致,说不定还更快了一些。
  
  装作在看落地窗外风景的样子,一边竖起耳朵听着提提踏踏人下楼的声音,再一副不经意的样子转过头来。没想到,是一个女子,穿着睡衣乱着头发下来的,而更没想到的是她说的话。
  
  “你怎么来了?”
  
  女子揉了揉眼睛,现在阳光正好,大抵是太刺眼不适应。
  
  吴邪上下打量了一下,试探性的问道:
  
  “我们认识吗?”
  

  
  “你海杏姐都不认得了?”
  
  

—————— 

那什么,我其实还活着,就是最近沉迷于聊天不可自拔……

我大概又会荒废一个假期吧。

评论 ( 4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