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居》 cp:邪客邪

  
  你好,欢迎光临,虽然这里没有咖啡提供。
  
  你是以怎么样的心情走进这里的呢?我不会知道,不会问,你也不必说。
  
  只需要将话语写在纸上就够了。
  
  是在思念什么人吗?假如说有想要寻找他的念头的话,将他的名字写下来吧,说不定有一天他就会看见你的字迹,然后也开始寻找你呢。
  
  啊呀,是丢了什么吧,很重要吧?那么也请写下吧,有心人看见会放在这里的,我们可以暂时保管等待你领回。
  
  大概,只要是可以用文字记录下来的,甚至是下的战书,都可以放在这里喔。保证能让所有经过这儿的人看到,所以请安心的交给我们吧,也期待你再一次经过这里时,有一个圆满的结果。
  
  我叫张海客,是所谓的【不动信使】,你可以理解成像是广告牌一类的,当然要是在这里投广告的话,我们可是会好好斟酌才会贴挂的。
  
  我的妹妹,张海杏,平常会在我不在时接替我。这里的话,除了每月的17号以外,全天开放营业。假如说有很重要的,而又不得不在十七号交递,可以投入门口的红色小信箱,我们会在第二天尽快张贴。
  
  小信箱同样也适用于不愿意抛头露面的先生女士们,但请注意不要在上面随意涂鸦。这是海杏亲自挑的,我不希望看到有人会因为这种原因,被我的妹妹打趴在地上。
  
  哦,对了,请务必记住,在海杏替我看着的时候,不要试着去调戏这位美女。这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最最善意的提醒。
  
  
  如你所见,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双层房,后面带着一个你不会看见的花园。二楼的话也请不要上去,上面属于私人空间。
  
  门前的告示栏和黑板上贴着的是数不清的话语,我们永远不会清理它们,除非是有人将他们撕下去,但愿那是对应的人所干的。假如你发现自己的纸不见了而又不放心,可以再写一次贴上,这不是什么事。
  
  屋内的天花板比较高,海杏提的主意说可以悬挂些绳子,小字条就可以直接用夹子夹上去,反正门一直是打开着的,有人乐意进来看就看咯。不得不说,这个主意真是不错。
  
  还是再说一下那个信箱吧,假如说看见了它一天换一个颜色也不要惊讶,虽然现在的红色已经稳定了一个月又十四天。但是,海杏会时不时的按照自己的心情或者突然改变的喜好,将它重新上色。所以,在发现颜色不对劲的时候,请小心不要沾到信箱上未干的油漆,那挺难洗的。
  
  差不多就是这些,这家店并没有名字,连【不动信使】这个称呼,也是我一个朋友在很久以前一时兴起给我取的。不过,有些人喜欢称这里为【寻居】,原因的话……好像是说这里就是为了寻找而存在的。倒是和我曾经的想法有些不谋而合啊。
  
  我们可以没有交流,但是你一定会用手中的笔,桌上的纸,与你自己本身好好做一番斗争。
  
  而我的妹妹在的时候,希望你不要色胆包天的去搭讪,当然,正常的询问她会回答的。真的要和她聊的话,也请满足一个前提,你要够帅,或者够可爱。这不难,至少我就能很自然的调侃海杏,请加油吧。
  
  对了,我们暂时存放的东西,都放在了花园中搭的棚子中,所以请不要随意入内。想要领取的话,拿出那么一两个你是物主人的证明,我们一定会归还的。我们这里只能算是寄存,有了匹配的钥匙就会打开,至于,真的是不是物主人,这种问题我们做不到检查的方法。
  
  大家还是要多加小心啊,东西丢了总是不好找到的,你说是吧。
  
  好了,介绍完毕,这就是【寻居】了。
  
  
——嗯?你说【不动信使】啊,取这个名字的朋友,我也很久没见了。或许称呼为……故人更合适吧?
  
  
——谁知道呢,这些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再问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这也很难说,搞不好真的像你讲的,死了。
  
——他的名字啊,这么多年,我都忘了。
 
   
 ……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忘呢?我会一直一直记下去的,你的名字是……
  
  
  吴邪。
  
  

 
  
——————

把去年的脑洞拎出来重新洗了一遍,感觉就像是两个世界,咳,所以就不要再去翻那个黑历史了啊。

大概会有后续,谁知道呢,海客哥领着给他做介绍的人是谁呢?会不会是吴老板啊。(笑)

略略略,我叫不填坑又天天挖坑的皮利卡皮hhh,我的坑品请务必不要放心。

评论 ( 6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