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居》五 cp:邪客邪

24.
所谓的日常?

嗯……

大概就是普通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吧,

还有传说中的南北甜咸豆花之争等等,

再有……

好像也没什么了吧。

25.
张海客表示,胖爷,放盐时不要手抖,吃多了容易血压高。

而胖爷不以为然依旧我行我素。

张起灵默默看着,什么也没表示。

吴邪一拍大腿把这两个人轰出了厨房,麻溜自己干了起来。

26.
洗手,洗手,洗手。

一个个都想把虫子吃进肚子里是么?

在一旁很不服气的某位,也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你他丫菜有好好洗干净吗?

……

跳下去。不客气。

说没有悬崖是吧?

也没事,往井里跳,一样。

27.
于是,涉嫌谋杀的不愿透露其姓名的吴邪,

和,被谋杀未遂且无所谓透露姓名的张某,

同,努力趁人不在时往菜里面撒盐的胖子,

与,在旁边一言不发自始至终沉默的小哥,

开始了他们和谐的一顿饭。

28.
“哎,我靠那么大一张桌子那么多菜,我的筷子怎么偏偏总是和你相遇。”  

“你这过分了吧,至于吗,还从我碗里偷菜。” 
  
“靠靠靠,劳资的排骨,肉这他妈是底线啊。”  
  
“送你一口青椒不谢!”  
  
“卧槽这菜里怎么还有铁丝!谁刷的锅!”  
   
“你做菜下锅时难道都不会看一眼?”
  
“巧了,我就看了那么一眼,还真没有看出个什么所以然。” 
  
“职业眼瞎吧你。”  
   
“那你也一样,刷完锅都不带瞅一眼的。”  
  

29.    
四个大男人吃饭也不能有多磨叽,很快就以横扫的速度完结了,把碗捡了捡就开始了他们的日常唠嗑。

说是唠嗑,无非就是讲讲微信上的小段子,电视上有趣的节目,还有以前经历过的、听到的事。

然后他们愉快的聊到了那条鱼,就是过年时那条由雷姓老人委托要钓的鱼。不得不说读过几年书就是不一样,吴邪前些年作为关根时那些所谓的文学素养还在,说起故事来,不能有引人入胜的效果。但至少叙事完整、思路清晰,一口气听下来也算是蛮享受的一件事。

再加上胖子时不时地插上两句的笑话和荤段子,时间就像流水一般过的极快。但同样的,极惬意。

搞得和养老一样。

30.
“来吧,赌上各位作为男人的尊严……”

胖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吴邪一个大嘴巴子呼住了。

“不就他妈是刷个碗吗?今儿轮到你了,别想溜!”

“算了吴老板,还是我来吧。”

“你怎么都算是半个客人,怎么能让你来……”

然后,吴邪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海客呼了一个大嘴巴子。

“干你丫,你才是半个人。呸,你连人都不是。”

吴邪表示很无奈,明明他的本意是好的呀……





——————
暑假开始了,我也可以安心打字了……个鬼,劳资数学没及格要补课啊啊啊——

评论 ( 7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