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泡从下往上看(*ˉ︶ˉ*)就不重复三遍了。

嘛,整理的时候翻出来的,笑笑就好了。

打广告√希望大家可以来drrrchat聊天室一起玩呢,这是安卓版的,下面↓的tag第一个就是我们。希望你的加入,夏天就应该是活力满满的啊。

《寻居》续 cp:邪客邪

【天真,这称呼蛮适合你的,我说真的。
  
然后,我喜欢你。
  
没有,开玩笑的,忘记吧。】
  
  
  吴邪一手抻着头,一手捏着这张无厘头的纸条,他在思考究竟是谁将它夹在了天花板悬挂着的绳子上面。
  
  没来由的,他觉得这张纸是留给他的。只是因为天真这两个字。
  
  字是打印上去的,也没有署名,摆明不想人知道留下它的是谁,不过打印的那张纸很好,应该是信纸一类的,吴邪不认识。
  
  整张纸的底色是蓝色的,下面有着像是波涛潮水的花纹,淡淡的。很简约的设计,没有像是小女生那样子粉嫩嫩的让人恶寒,这不禁让吴邪对纸条主人产生了好奇。
  
  又是该死的好奇。
  
  
  
  如果不是好奇,他怎么会走近这一间如此奇...

嘛嘛,不管怎么说,请多指教了。

drrr的大家们。

(*ˉ︶ˉ*)

那什么,从下往上看,字面意思,文字泡从下往上看。

本人黄少皮崩,叶修那天是比较抽风,重点是巴啦啦小魔仙其实【bushi】。

想了想还是发出来了,不管你看不看得见了,反正都笑笑就好。

PS,顺带拉拉客人,希望有孩子可以进drrrchat聊天室一起玩,就是上面截图中的软件。上面的是安卓系统可用,iOS下载的话歪果仁比较多,网页版的话各国人都有。

|镇魂街| 暑的片段 cp:焱莲

ooc预警,注意,这不是演习!
  
片段2.酸奶和小麻花
  
  红莲对中国小吃的印象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
  
  有像是令他醉生梦死的冰糖葫芦,也有像是他现在爱不释手的小麻花。
  
  嗯对,没错,就是那种脆脆甜甜,当零嘴的小麻花。红莲表示这种食物真是没来头的让人停不住了,刚开始吃的时候还没觉得。
  
  但在不经意间,你就发现已经吃上瘾了。
  
  曹焱兵就这么看着红莲“咔嚓、咔嚓”的以神速消灭着小麻花,叹了口气。
  
  大热天的你吃这么腻的东西不难受?
  
  说起来,小麻花也是曹焱兵买的,虽然本意就是当零嘴吃的……但是,大哥啊,你这消灭的速度有点快啊。存货根本招架不住你这么消耗。
  
  得得得,这是...

《寻居》 cp:邪客邪

  
  你好,欢迎光临,虽然这里没有咖啡提供。
  
  你是以怎么样的心情走进这里的呢?我不会知道,不会问,你也不必说。
  
  只需要将话语写在纸上就够了。
  
  是在思念什么人吗?假如说有想要寻找他的念头的话,将他的名字写下来吧,说不定有一天他就会看见你的字迹,然后也开始寻找你呢。
  
  啊呀,是丢了什么吧,很重要吧?那么也请写下吧,有心人看见会放在这里的,我们可以暂时保管等待你领回。
  
  大概,只要是可以用文字记录下来的,甚至是下的战书,都可以放在这里喔。保证能让所有经过这儿的人看到,所以请安心的交给我们吧,也期待你再一次经过这里时,有一个圆满的结果。
  
  我叫张海客,是所谓的【不动信使...

|镇魂街| 暑的片段 cp:焱莲

ooc预警

片段1.蝉鸣沙山

那些知了像是不懂疲惫为何物似的,从夏初一直洋洋洒洒的歌唱到秋的到来,虽然曹焱兵很是听着发燥,有时候甚至会骂两声,但红莲从来不会这么觉得。

他从曹焱兵那听过了蝉一生,往往几年甚至十几年都要隐没于地底之下,小心翼翼的啜吸着树根的汁液,一天天的成长,然后等待着它的夏天。听说了知了猴可以吃,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的时候他的情绪波动了一下,他不理解。

那些小家伙们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从地底爬出来,然后在夜色的掩饰下,或攀上了树梢,或抱紧树干,又或紧附着隆于地面的树根,开始一点一点的蜕去旧日的外壳。

却在这么个时候,被人抓去,然后淹死于水中。大概再是裹上层粉啊面的,进油...

这个暑假打算好好填坑了。

首先我们要定小目标:

《村居》这篇小序号努力写到一百!

《暗居》这个,额,就开趟车吧……

红尘兄妹的《枷锁》完结完结完结!一定会完结!

镇魂街相关的……嗯,去年的中秋节快乐写完,还有我们可爱的糖葫芦系列,继续写下去。

《金色飞贼》……这个写的贼爽,会好好写的。

大目标:

发扬焱莲cp邪教!!!

发扬伏王cp邪教!!!

发扬邪客cp邪教!!!

《村居》六 cp:邪客邪

31.
最后洗碗的还是胖子。

但胖子到底是胖子,他怎么会就这么安生洗碗呢?

他在那边一边洗碗的一边哎呦,

“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这年头,唉,这世道……”

然后,他不意外的听见了来自客厅的回话,

“凭什么我是嫁出去的?你才儿子!”

然而,正当胖子得意时,一只狗跑进了厨房上窜下跳的。

得,所有都白忙活了。

32.
“谁他妈放的狗!胖爷我抽不死他!”

“隔壁翠花——”

来自张海客懒洋洋的回声。

你有脸说是翠花?隔壁那顶多是个夜叉。

嗯,对,母夜叉。

33.
吴邪阴着脸看着胖子手中提楞着的狗,沉声道:

“虽然季节不对,但刚好你不是冷吗,咱晚上加餐吧。”

说完还看了眼张海客。...

《村居》五 cp:邪客邪

24.
所谓的日常?

嗯……

大概就是普通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吧,

还有传说中的南北甜咸豆花之争等等,

再有……

好像也没什么了吧。

25.
张海客表示,胖爷,放盐时不要手抖,吃多了容易血压高。

而胖爷不以为然依旧我行我素。

张起灵默默看着,什么也没表示。

吴邪一拍大腿把这两个人轰出了厨房,麻溜自己干了起来。

26.
洗手,洗手,洗手。

一个个都想把虫子吃进肚子里是么?

在一旁很不服气的某位,也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你他丫菜有好好洗干净吗?

……

跳下去。不客气。

说没有悬崖是吧?

也没事,往井里跳,一样。

27.
于是,涉嫌谋杀的不愿透露其姓名的吴邪,

和,被谋杀未遂且...

1/6